资讯网-我们都爱看的综合新闻门户网站!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宠物猫 > 正文

宠物猫

“它”经济蓬勃发展:一沾“宠”字,什么都贵观察| 养宠物比养孩子还贵?谁在掘金千亿市场 宠物猫

admin2021-10-09宠物猫1
仇春龙(左)在接诊。宠物猫的酒店生活。导语由于养宠物而兴起的新消费市场,如今规模已超2000亿元,但因为缺少标

仇春龙(左)在接诊。

宠物猫的酒店生活。

导语

由于养宠物而兴起的新消费市场,如今规模已超2000亿元,但因为缺少标准化、规范化的行业标准,不仅服务质量难以保障,价格也相对来说较高。

来源:全天候科技作者:张超编辑:罗丽娟
本文仅为信息交流之用,不构成任何交易建议


“我当时很穷,也没什么存款,只能用花呗分期付款的方式,差不多还了三期才把给猫咪看病的钱还上。”
家位于北京的90后“铲屎官”蒋怡回忆起2020年初为猫咪诊病的经历,至今心有余悸,感叹宠物医疗费用价格太高了。
除了宠物医疗,宠物日常的美容、洗澡、训练、寄养等服务,没有一样价格是低廉的。五一假期期间,“上海宠物酒店大型犬寄养每晚288起”的消息登上了微博热搜榜,让不少网友直叹“人不如狗”。在平时,如果想让宠物学习一些基础的技能,价格同样非常不菲,基本上都要个几千元。
养狗真是一点都不比养娃轻松。
上海某训犬学校课程表(图片来源:网络)
当下,越来越多的年轻人离开家乡到大城市工作生活,在无房、无车和快节奏的生活下,作为独身子女最多的一代,城市中的年轻人们的孤独感被放大,因而宠物也成为了他们孤独生活中的重要陪伴者。
“年纪轻轻,猫狗双全”逐渐成为了如今年轻人们理想的生活状态。他们宁愿自己过得清简一些,也要让宠物们过上优越的生活。
因为养宠物而起的新消费市场,规模已超2000亿元。
然而因为缺少标准化、规范化的行业标准,在大部分消费者看来,如今宠物消费行业不仅服务质量难以保障,价格往往也相对较贵。尤其是在宠物医疗服务行业里,消费者动不动就要花费上千元、上万元。
为什么宠物医疗这么贵?又是谁在掘金这个江湖?宠物市场的发展前景如何?
“非标化”的宠物医疗
2020年元旦,蒋怡在家中津津有味地看着跨年晚会,放任自己的猫咪“绵绵”在一旁玩耍。
蒋怡没想到的是,一个不留神的功夫,绵绵就不小心吃下了宠物粮的包装袋。
直到第二天,绵绵在家吐血,蒋怡才发现不对,带着绵绵直奔医院。由于情况紧急,蒋怡选择去了一家之前给猫咪打过疫苗的宠物医院
选择宠物医院毫无疑问是个“技术活”,对于新手“铲屎官”蒋怡来说,可获取信息的渠道有限,最后蒋怡只能从大众点评上寻找医院,通过对比评分、评价、医院规模,选定了一家连锁动物医院——宠爱国际。
宠爱国际成立于2013年12月,如今在全国拥有几十家动物医院,覆盖全国主要一二线城市。天眼查信息显示,截至2019年6月,宠爱国际已获得4轮融资,投资方有双湖资本、弘晖资本和普思资本等。
宠爱国际融资历史(图片来源:天眼查)
到达医院后,医生首先给绵绵做了一系列检查,包括拍片等。“医院让我充会员,充3000元送300元,充越多送越多。”蒋怡对宠物医疗的花销完全没有概念,第一次在医院的建议下充值了3000元,“我认为这应该足够了。”
事实上,蒋怡充的钱远远无法承担全部诊疗费。按照医生的诊疗方案:一种是直接手术取出异物,手术费用至少需要3000元,“吸入式麻醉和普通麻醉价格还有很大差异”;另一种是通过吊水让宠物自动排出异物的保守治疗方法。
考虑到绵绵的年纪较小、承受力较弱和费用差距,蒋怡选择了保守治疗。然而从结果看来,保守治疗的费用也并不“保守”。
前后10多天时间里,绵绵需要持续输液,每天药费就要300多人民币;再加上输液时支付的宠物隔间费用,每天需要花费150元(非病期间120元/天),十几天的时间里总共花去了蒋怡7000多元。
那时候,没太多积蓄的蒋怡叫苦不迭,只能通过找朋友借款和分期支付的方式,勉强填补了这部分花销。
蒋怡并不是个例,像她一样认为宠物看病贵的“铲屎官”数量非常庞大。
据《2020中国宠物医疗行业白皮书》显示,2020年,56.4%的被调查的人群都有个共同的养宠痛点——宠物看病贵,这一比例较2019年的43%提高了13.4个百分点。
2019-2020年养宠痛点(图片来源:《2020中国宠物医疗行业白皮书》)
据《经济观察报》援引机构统计数据表示,2020年,平均单只宠物看病花费在“500-1000元”的饲养者占比19.1%,而年消费在1000元以上的人群占比28.8%。但是如果涉及到给宠物手术,花销或将达到上万元。
除了疾病治疗,宠物日常医药花费也不菲,例如宠物疫苗、定期体检等项目。即使如今宠物的诊疗费用能做到明码标价,然而因为不同医院、不同城市、不同病因,事实上诊疗费用差距非常大。
武汉联合动物医院全科转诊中心院长黄源向全天候科技表示,宠物看病贵可能是目前消费者最大的困扰,而且越发达的地区这一困扰越严重。
针对其原因,黄源从两个方面进行了解释:首先,宠物医院和给人看病的公立医院拥有财政补贴不同,其房租、人力、药品、器械、宣传等全部成本都需要由医院自行承担,因为宠物医院的就诊量远远小于人医院,因此费用会显得更高;其次,宠物医疗行业缺少规范化评级,更多是“口碑式”生的意,因为宠物不能说话,医生只能通过多方位检查来降低漏诊和误诊的概率,这也在一定程度上提高了宠物医疗的费用。

黄源举例道,人感冒发烧去医院看病,可能200-300元就能输液、买药回来,更普遍的做法是去药店点药。然而宠物不一样,宠物医疗领域没有“感冒”一说,只有“上呼吸道感染”或“下呼吸道感染”,而这就需要为宠物做详细检查才能确诊。

宠物狗在过生日。

当宠物医院的就诊数量远小于人看病的医院,同时也没有国家经费补贴时,医院就只能自负盈亏,所以它们会选择将所有成本转嫁到消费者身上,以至于出现“宠物看病贵”的现象。

但是,在黄源看来,相较同类型人类医疗花费来说,宠物医疗已经不算昂贵了,“宠物骨折的治疗费可能在3000-5000元,发达城市可能会超过万元;但如果是人类骨折,需要花费高达十倍的价格才能痊愈。”


谁在搅动江湖?

对比宠物经济相关的其他赛道,宠物医疗领域的热度甚至也能从当前一级市场投融资规模上窥出一二。

据宠物家的不完全统计,去年国内宠物行业共发生融资事件39起,较2019年减少2起;宠物医疗领域共发生6起融资事件,与宠物电商赛道并列排在第二,仅落后于宠物食品;然而宠物医疗领域融资规模最高,高达近43.46亿元。

最近,周绮每天都带着小猫亮亮去动物医院。“亮亮病了,要连着打两周点滴,我舍不得让它住院,只好天天陪着去。”周绮说。

泡泡一直记得买回宠物狗可乐的具体时间,“那是2011年4月30日,我一走进单位附近的宠物售卖店,一只小泰迪就围着我打转,还总想叼我的裤腿,可能这就是缘分吧,一晃10年过去了,可乐陪着我经历了从单身到结婚再到生娃的各个人生阶段”。

快1岁的比熊福宝,是朋友送给艾琳的礼物,“去年我生了一场病,心情低落,福宝是朋友特地买来安慰我的,现在我已经离不开它”。

《2020年中国宠物行业白皮书》数据显示,2020年全国城镇犬猫数量超过1亿只,比2019年增长1.7%。在养宠人群里,80后、90后占比分别为36.2%、38.1%,年轻人依旧是目前和未来消费市场的主力人群。


图片来源:全天候科技根据宠物家数据制作
在宠物医疗产业链上,交易主体大致有:宠物主、执业兽医(医生)、医院三方。
如今宠物医疗行业大体上分为两类医院:其中一种是院校附属医院,因为院校本来就有一定的知名度,宠物主可能会慕名而去,它们甚至很少做营销宣传;另一种是私立医院,大多通过营销获客。
据天风证券2016年的报告显示,国内宠物医疗市场格局极为分散。其中宠物医院数量超过10000家,按固定资产划分,固定资产在1000万元以下的医院占90%,固定资产在1000万元以上的医院仅占10%。依据面积划分,具有一定规模的医院面积约为200-300平方米,其数量在4000家以下。
《白皮书》也指出,当前我国近75%的宠物医院并不是连锁医院,小规模医院占据大多数。
对于宠物医院而言,执业兽医属于核心资产,是企业服务质量的保证,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着医院的收入水平。从这个角度考虑,理论上,执业兽医的工资收入应相对有保障。
但据黄源介绍,目前宠物医疗行业刚入门的医生(助理)工资非常有限,一个月几千元,“要省吃俭用才能覆盖日常开销”;只有工作了三五年,能独立完成诊疗的医生,收入才能覆盖基本生活。
事实上,消费者的钱最终都进了医院的口袋。不少宠物医院,为了快速扩张,复制更多医院、摊薄经营成本,实现盈利,正在大规模囤积执业兽医。宠物医院集中化趋势也越来越明显。
近两年,位于国内第一梯队的瑞鹏股份、瑞派宠物等企业开始疯狂扩张、并购。
2019年1月,瑞鹏和高瓴资本旗下的宠医资产合作组建了新瑞鹏集团。自此,国内首个门店数超1000家的宠物医疗集团正式诞生。
据悉,集团目前已在全国80多个城市开设有约1400家宠物医院。其中转诊医院/中心医院约100家、专科医院约300家、社区医院约1000家。集团员工超过16000名,其中持有执业兽医师资格证的宠物医生约5000名。
去年9月,新瑞鹏集团还完成了数亿美元战略融资,公司投后估值约300亿元。一个月后(2020年10月),该集团又被曝出已聘请中金、瑞信及摩根士丹利3间投行负责上市工作,考虑将香港或美国作为潜在的上市地点。
2020年7月,康华生物也宣布拟2800万元收购动物疫苗研发企业一曜生物10%的股权,进而获得了后者“狂犬病灭活疫苗(PV/BHK-21株)”产品的独家代理销售权。消息一经公布,康华生物股价涨停。
虽然目前鲜少有宠物医院公开财务业绩,但据黄源透露,一般宠物医院都能盈利。
不算早期器械采买等固定资产投入,一家宠物医院的成本主要分为房租、人力、药品、宣传和其它经营开支。对于普通宠物医院来说,房租和人力成本占总成本比重分别在10%左右;部分流水较少的医院,房租占比可能达到20%,若药品成本控制得好也能在20%以下。
“宠物医疗行业,一家医院只要拥有医术优秀、医德良好的医生,通常情况下盈利不成问题。但在资本冲击下,实际盈利水平无法确定。”黄源表示,大部分宠物医院是做小区周围3-5公里的生意,只要有好的技术和口碑,“存活下来问题不大”。
天风证券也在前述报告中透露,一般成熟门店的净利润率为25%,但目前连锁门店处于快速复制扩张期,账面净利润率约为15%,经过3-5年运营成熟后门店净利率回归正常水平,公司业绩将迅速释放。
“掘金”宠物保险
《白皮书》显示,2020年全国城镇犬猫数量已经超过1亿只,较2019年增长1.7%;养宠主人达到6294万人,较2019年新增174万人;城镇宠物(犬猫)消费市场规模达到2065亿元,比2019年增长2%。这届年轻人已经通过吸猫撸狗,成功“撸”出了千亿规模消费市场。
图片来源:《2020中国宠物医疗行业白皮书》
千亿市场的江湖,随处都是“掘金”机会,不少玩家已经瞄准这个市场,试图寻找新商机。
尤其在“宠物看病贵”的消费痛点上,有保险公司直接推出了宠物保险产品。
不同于早期保险公司推出的宠物责任险(主要赔偿宠物造成的第三者伤害的医疗费用及诉讼费用),宠物保险更多瞄准宠物自身,为宠物医疗提供相关费用保障。
一般可以覆盖宠物死亡、伤残、患病等全病种和意外伤害,保费从几百元到上千元不等。宠物主只需要按照合同约定,为被保险宠物支付保费,在合同期限内如遇宠物医疗相关问题,即可寻求赔偿。
目前,包括中国人寿、中国人保、中国平安和中国太保等大型上市险企和大地保险、阳光保险、众安保险等险企均推出了相关宠物医疗险。
特别是在近两年,一些科技手段也被用于宠物保险领域。如:中国人寿财险的相关产品通过引入“鼻纹识别”科技,解决了宠物身份快速精准锁定的问题,免去了宠物主投保和理赔中提供各类证明资料的繁琐步骤。
2020年7月,支付宝平台也宣布开放宠物鼻纹识别技术,联合众安保险等险企将这一技术首次应用于宠物保险。据悉,众安宠物医疗险几乎覆盖全病种和意外伤害,产品合作全国7000多家宠物医院。
众安保险相关负责人向全天候科技透露,目前旗下产品累计服务超过一百万名宠物主,市场占有率为业内第一名的水平。“我们产品是盈利的,截至2020年,以宠物险为代表的众安创新业务收入占公司总保费从2019年4%升至去年的16%。”
但相较于快速蓬勃发展的宠物医疗市场,宠物保险市场似乎仍处于初级阶段,市场接受度并不明显。《第一财经》文章指出,瑞典宠物参保率达到40%,是世界上宠物保险覆盖率最高的国家,英国宠物参保率约25%,相比之下,我国宠物保险的覆盖率不到1%。
全天候科技也与多位宠物主沟通询问,他们均表示目前没有购买宠物保险产品,大部分宠物主都会定时给宠物打疫苗,坚信在自己悉心照料下,宠物生病的可能性较小。
蒋怡也表示,自

越来越多的年轻人钟爱养宠,年轻的创业者也为宠物行业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情感羁绊,也影响着养宠人的职业选择

周绮与小猫亮亮的“邂逅”,发生在家门口的街心公园里,“两年前,每天上下班穿过公园,我都能遇到一只黄白相间的小野猫,一招手就冲我跑过来,时间长了,哪天没看到它出现,还真有点担心。这一年中秋,我就带它回家了”。

周绮对小猫呵护备至,“这要是让我奶奶那辈人知道,肯定要不高兴,他们觉得养猫养狗都是为了实用,不用太‘走心。’”周绮说。

宠和源动物医院创始人仇春龙已在动物诊疗领域从业多年,他注意到,近年来随着养宠人群年轻化,养宠观念也发生了很大变化。

“过去养一只狗是用来看家护院的,现在就不同了,宠物身上往往寄托着主人的情感。比如我们曾接诊过一只腹部长了肿瘤的老年金毛犬,为了让它获得更好的医疗条件,主人特地带它来北京做手术,考虑到它年龄比较大,身体也虚弱,手术后我们安排医生监护治疗,主人还是不放心宠物猫,就住在医院附近的宾馆守着。在这种情况下,宠物就像是亲人一样了。”仇春龙说。

J.M宠物点心铺创始人小米也有同感。与其他食品相比,蛋糕常被赋予一种仪式感,宠物蛋糕也不例外,小米就亲历过宠物主人情感流露的时刻。

“有的年轻顾客,不想自己一个人过生日,会给自己的狗也买一个宠物蛋糕,也算是做伴了。还有一次,一位顾客问我能不能尽快送个蛋糕到动物医院,他的狗快不行了,当时店里只有一个订好的蛋糕,我和订蛋糕的客人说了情况,他立刻就同意先送蛋糕到医院去,毕竟,我自己也养了5只狗1只猫,那种不想留下遗憾的感觉,大家都能理解。”小米说。

值得留意的是,与宠物情感羁绊的加深,也在影响着养宠人的职业选择。

《2020年中国宠物行业蓝皮书》数据显示,参与调研的宠物零售门店(不包括动物医院),店主50%在30岁以下,61%喜欢宠物、养宠多年。

仇春龙也养了两只狗,他曾在医院内部做过统计,超过一半的同事家有宠物,“不少年轻人是以情感为前提选择这个职业的,说实话,不喜欢动物,也确实在这一行干不长”。

赛道细化,养宠人的需求天翻地覆

作为养宠人群的主力军,年轻人带动了宠物经济的蓬勃发展。

身为主力军的一员,周绮曾算过一笔账,“除了亮亮,家里还有只叫轱辘的折耳猫,一袋12斤的猫粮,它俩两个月就差不多吃完了,28升的猫砂,3个月就见了底,加上打疫苗、看病、买用品的开销,两只猫一年少说也要花6000元”。

《2020年中国宠物行业白皮书》显示,2020年中国城镇宠物(犬猫)消费市场规模达2065亿元,比2019年增长2%。

从宠物繁育,到宠物食品、用品消费,再到宠物医疗、殡葬等服务业务,宠物产业已覆盖了宠物生命的方方面面。

企查查数据显示,我国现存“宠物用品”相关企业96.5万家,2021上半年新注册企业31.24万家,同比增长150.5%。

小米曾在广州、珠海等城市开过宠物零售门店,她用“天翻地覆”来形容近年来养宠人消费需求的新变化。

“前几年顾客来买狗粮,第一句话都是‘哪款最便宜’,现在这句话变成了‘哪款最好’,过去主人没有给宠物做造型的意识,狗毛剪得越短越好,现在多数顾客都知道宠物美容师分为ABC三档,选C的人最少。”小米说。

消费需求的升级,也促使产业进一步细分。

“喵+”主理人斯黛拉也注意到了这一趋势,“年轻一代养宠家庭视宠物为家人,希望给予其家人般精细的照顾。传统宠物店都是猫狗生意一起做,市场良莠不齐,从业者专业度也不够高,其实两种动物在需求以及行为上差别不小,无论从环境还是服务流程的设置上都应有所区别”。

2019年,斯黛拉创立了宠物猫服务品牌“喵+”,业务触及纯种猫繁育、猫咪皮毛调理、管家式服务猫咪酒店、宠物生活方式等板块。考虑到猫对环境、人流、声音、气味的敏感,以及特别容易因为环境改变而发生应激的情况,斯黛拉将店面选在北京东四环北路某社区出口的僻静位置。

“从商业角度来说,开店需要人流,讲究的是坪效,传统宠物门店的选址会侧重商场,或是人流密集的社区底商,但我们既然致力于做专业猫咪服务这个细分领域,就需要尊重动物福利,所以一切都是从猫自身的需求出发。现在我们的客人最远有从燕郊过来的,可见年轻一代的养宠人对宠物的服务需求正在发生改变,这个小赛道还是有很大市场空间的。”斯黛拉说。

一沾“宠”字,为何什么都贵

在社交平台上输入“宠物”两个字,总能看到这样的疑问:与宠物有关的东西为什么都这么贵?

艾琳对此颇有感触,“各项用品一沾‘宠’字就不便宜,比如说,一个普通的不锈钢碗也就几块钱,狗食碗在碗下边加个防滑条,价格就升到几十块钱了”。

电商平台上,狗食碗的分类更为细致:有碗体倾斜护颈的,有可供调温加热的,有食水双碗的,还有加上智能元素的……狗食碗的外观也多走“萌宠”可爱路线。在价格表现上,智能喂水器多处于二三百元档位,不带智能元素的功能性狗食碗,标价在100元上下。

在周绮看来,面对缤纷多样的宠物周边,在理性消费、量入为出的基础上,适当购买悦宠悦己的宠物商品,也是调剂生活的一种方式,“当然,不伤害宠物是前提”。

宠物看病贵,也是不少年轻人的心头痛。

“我家可乐有心脏病,医疗支出是大头,占每年花销的50%。”泡泡说。

周绮家的轱辘曾做过尿路手术,“手术费加上术后调理,2017年的时候就花了1万多元,前一阵子它得了胆囊炎,又花了近2000元。”。

艾琳的感受颇具代表性,“每次去动物医院,都得做好花费小四位数的准备,确实很贵。宠物一不舒服,光想着能治好就行,别的一时也顾不上了”。

针对宠物看病贵,仇春龙认为,一方面,随着宠物经济快速发展,宠物产业逐渐趋向“人格化”,在动物诊疗上的表现,是科室和医疗设备的不断细化。“过去一间动物诊所,可能有医生和听诊器就可以了,现在就完全不同。像我们这间300平方米的医院,内设内科、外科、骨科、影像科、急重症科和麻醉专科,设备都要配套,加上辅助设备和装修等,仅造价就要两三百万元,成本压力很大”。另一方面,宠物看病与人又有很大区别。“宠物不能言语,看病必须借助精准、规范的医疗技术流程。一般来说,我们医院会先对宠物进行病史问询和体格检查,再根据发现的异常情况做相应检查,然后综合检查结果判断病情。在这个过程里,缓解养宠人的焦虑心情也是很关键的一步,很多人会不自觉地用自己看病的经历来做比较,这时我们就会把治疗方案一步步说给他们听,比如宠物为什么要做这项检查,做这个手术的必要性是什么,收费情况是怎样的,在对方理解的基础上再开始检查和治疗。”仇春龙说。

仇春龙认为,当前动物诊疗领域,还存在医疗资源不充足、行业标准不够完善等“痛点”,“比如说,与人类相比,宠物在用药种类上是非常有局限性的,而且受行业体量影响,药品成本也比人类用药要高得多,像我们这样的创业型医院,药品议价权更是有限,拿到药品的价格要高于大型连锁医院”。

“它”经济相对窄众,标准和规范尚待健全

小米店里一款手工制作的4寸宠物蛋糕,售价是258元。“常有人问我,宠物烘焙是不是暴利行业。其实利润并不高。新兴事物刚出现时,价格总是偏贵一点,一个是还没有实现量产,另外人工价格也比较高。像我们店里请了两名宠物烘焙师,每人每月工资就有1万元,为了吸引年轻人,店面又开在三里屯,每个月房租、人工支出就近4万元,加上30万元前期投入,目前店铺还没有回本。”小米说。

据小米介绍,宠物烘焙师目前在业内颇为“抢手”,“这项业务刚起步,人才紧缺,像北京几家宠物友好餐厅、酒店的宠物蛋糕都在与我们合作”。

开业两年多,“喵+”品牌有了300多名会员。“我们店会员起步预存金额是5000元,坦率地说,这个价格可能是一些社区宠物店的会员充值上限了,但因为一切从猫的角度出发,自最初的设计到用料再到服务的时间成本,都比传统宠物店要高不少,利润也不像大家想象中那么高,遭遇疫情后运营近一年才实现盈利。”斯黛拉说。

“消费分层、高端化与理性化并存,是当前宠物消费的一个特点。在产品价格层面,的确存在一定的溢价,主要原因在于,与人类经济相比,宠物经济处于产业发展初期,还是相对窄众、小体量,那么成本分摊到具体产品上,自然相对较高。”亚宠研究院院长李钟琦说。

《2020年中国宠物行业蓝皮书》数据显示,参与调研的宠物零售门店(不包括动物医院),51%处于略微盈利状态。

在李钟琦看来,标准和规范尚不够健全,是宠物医疗乃至整个宠物行业的通病,“市场在快速发展,行业规范和监管力度也要适时跟上来,整个行业才能朝着良性的方向走”。

(文中泡泡、艾琳、周绮、小米、斯黛拉为化名。照片均由受访者供图)

作者:中青报·中青网见习记者 李璇

来源:中国青年报 2021-09-14  07版

推荐阅读

150万奖励!2021年大学生微创业行动项目开始征集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