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网-我们都爱看的综合新闻门户网站!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爬宠 > 正文

爬宠

宠物店主知道都市年轻人的所有秘密购物车从不撒谎:在淘宝,我看见1万种人生 宠物大全

admin2021-10-12爬宠2
在中国,几乎每一个人的网购账号里都有一辆「购物车」,里面无数商品链接如涓涓细流,汇集到这个国家繁忙的生产线上,它又像一个个秘密花园,轻掩着无数人最真实的镜像。

在中国,几乎每一个人的网购账号里都有一辆「购物车」,里面无数商品链接如涓涓细流,汇集到这个国家繁忙的生产线上,它又像一个个秘密花园,轻掩着无数人最真实的镜像。

 

有句话颇为流传:了解一个人,要看他的购物车。因为朋友圈可以伪装,但购物车不会撒谎。购物车里装满了人们最真实的欲望。



文本文授权转载自微信公众号真实故事计划(ID:zhenshigushi1)年轻人在大都市中打拼,一不小心就会掉进穷困、孤单的陷阱。乖巧可爱的猫猫狗狗,成了越来越多人的情感支点。宠物店老板刘彬每天会接到不同的订单,见惯了主人和宠物的爱、痛与羁绊。他像是城市年轻人生活的树洞,“聆听”着这些年轻人的秘密。故事时间:2018-2020年
故事地点:北京
刘彬今年28岁,习惯了凌晨接听陌生电话。

“我感觉好孤独啊。”
是个年轻女生的声音。刘彬还没组织好语言,女生继续说:“我想有只猫。”
“寻找陪伴”,是刘彬成为宠物店老板2年来,听过无数买猫理由中最典型的一个。打电话的女生,就住在宠物店附近,当天她来到店里,快速选中了一只有古铜色眼睛的蓝猫。付完全款1500元,女生轻抚着猫头说:“儿子,妈妈这就带你回家。”

文|邢吟欢 内里 韦凡

2018年,刘彬和哥们一起,在北京顺义后沙峪盘下了这家两层的小店面,取名“猫掌柜”。
一进门,左侧长5米、高2米的猫柜里,十来只猫窜上爬下;右侧是摆满宠物商品的四层货架。

图 | “猫掌柜”店内
后沙峪被称作北京的“睡城”,这片新开发的区域,配套生活设施还不完善,入住了不少和刘彬一样,看中此处低廉房租的年轻北漂。白天,他们赶往市中心上班;夜晚,返回后沙峪生活。
在空荡简陋的房间里,人的情感无处安放,那些感到孤单的年轻人,是刘彬的主要客户。
需求简单、不需要出门遛的猫,无缝衔接了北漂们的“睡城”生活。但与它们相处,并不比跟人相处更轻松。
刘彬记得,有次店里来了对原本在街上散步的情侣,他们看到招牌后,一时兴起就进店了。
女生一眼看上猫柜里那只黑白相间的“美短”,刘彬要价1500。男生想讨对象欢心,当场买下。
但第二天他们就后悔了。
“它太吵了,我们不想养了,能退钱吗?”他对刘彬抱怨。被拒绝后,他们又试了一晚,直到第三天彻底崩溃:“你把猫带走吧,钱我们也不要了。”
刘彬只好把猫接回来,退了一半钱。
毕竟买猫容易养猫难,再省事儿的宠物也得花点时间照顾。
“为什么猫总追着我尿?”有个姑娘在微信上跟刘彬诉苦,她的猫先是尿了床,紧接着又跳到脏衣篓里,尿了她的裤子。“我都有好好喂它吃饭啊!”姑娘很委屈。
刘彬只能做排除法,一一问了饭盆和猫砂盆的距离、猫是否处于发情期等等,最终得出结论:这个姑娘铲屎不勤,猫砂盆里有异味,而猫爱干净,自然不愿去盆里上厕所。
喂食、铲屎……看似养猫最基本的操作,要想持之以恒地完成,对上班族来说并不轻松。不少人遇上出差、工作地点调动时,都来找刘彬,把猫寄养在店里。最多的时候,刘彬同时照看过18只猫,有只猫甚至寄养了半年。虽然寄养一天80元的费用并不便宜,可主人们只能如此。
图虫创意

曾有位顾客要长期出差,就把他的短毛猫丢给了刘彬,走时也没像其他顾客那样,要求刘彬每天反馈小视频。这只短毛猫在店里呆了半个月后,仿佛被主人遗忘了。
直到一天下午,刘彬正在店里拖地,突然电话响了,是短毛猫的主人:“你店里WiFi断了。”刘彬觉得莫名其妙,对方接着说:“我看不着猫了。”
刘彬望向左上角的监控,瞬间理解了对方的意思。店里安装了共享的宠物摄像头,只要联网,店里的画面,会实时出现在另一端顾客的手机上。
当WiFi出现问题,画面自然就断了,心急的顾客马上联系刘彬。原来,他一直通过手机,关注着自家猫的寄养生活。

店铺位置偏僻,加上周围的上班族早出晚归,除了周末,刘彬的店人流量很小。为弥补线下经营冷清的情况,他决定尝试线上。

图 | 货架上的部分商品
2018年8月,刘彬陆续把猫粮、猫砂、玩具等700多件商品,搬到了外卖平台上,希望能接触到周围10公里甚至更远的顾客。
开展外卖业务不久,刘彬就发现,晚上7点到9点是外卖单最集中的时间,上班族下班后,开始为宠物的生活添砖加瓦。宠物为都市的孤独灵魂带来被需要的情感羁绊,也让他们学会付出与照顾。
爱猫就给它最好的一切,是很多主人的执念。刘彬认识的一个顾客,养了5只猫,每次都买他店里最贵的猫粮,一袋1.5KG,价格近千,“相当于宠物界的劳斯莱斯”。
这还不是最贵的商品,刘彬进过1500元的猫用沐浴液。它被一对飞行员夫妇买下了。刘彬了解到,受大环境影响,那对夫妇的工资缩水一半,自己勒紧裤腰带过日子,但给猫花的钱一分不少,在他们看来,“买买买”是爱意最直接的表达。
有这样想法的不止是这对夫妇。前阵子有外卖平台发布的数据显示,外卖宠物用品的订单中,猫用品的销量最高,顾客们给猫下的单是狗的6倍。
也有顾客对线上购物不太放心,坚持要先到实体店里亲自看看。刘彬记得有位女生经常来店里,认真看猫粮的配方。她担心网络上的东西造假,对宠物不利。看完感到放心,她再拿出手机,在刘彬店里下外卖订单,回家收货。
刘彬接过最晚的一单“外卖”,发生在凌晨三点半,顾客只买了个中号的伊丽莎白圈。刚做完手术或生病的宠物,要戴这个防止抓咬的保护脖套。时间太晚,刘彬推测没有骑手接单,决定和顾客沟通次日早晨配送。
图 | 部分外卖商品
对方立即接听了电话。“我的猫刚做完绝育,一直想舔伤口。原来的圈太小了,拦不住它,我得用手挡着。”年轻女生急促地说。猫如果舔到伤口,容易引发感染。女生控制着它的猫,一夜没有合眼,疯狂刷手机,直到通过外卖找到了刘彬店里的商品。
没有圈,女生可能得熬夜到天亮。刘彬穿好衣服,快速从家跑到店里,打包好伊丽莎白圈,为了赶时效,他自己送。
刘彬懂得“毛孩子生病”时主人的心情。宠物无法用语言表达自己,主人只能用加倍的心思,弥补沟通的隔阂。
从事这行后,他和很多顾客都成了朋友,他们常给刘彬分享宠物的可爱瞬间。但有次,一位刚养猫的女生给他发来的,却不是“晒娃照”。“你帮我看看,它怎么了?”女生问。
刘彬看到猫的手秃了一小块。原来女生今天敏感地察觉到猫不对劲,赶紧检查了一遍猫的身体,就发现这块毛秃了。
刘彬判断猫得了轻微的猫藓,这个病有传染人的几率,他告诉女生,猫需要马上隔离。隔离用的笼子长一米,刘彬将笼子放在自家车的后备箱,带上药,送到了女生家。
这位貌似大大咧咧的女生对猫非常上心,每天按时给猫抹三次药、补充营养,消毒。经过一个多月的治疗后,猫的病治愈了。

编辑|向荣

猫藓,只是宠物的小毛病。当大病降临,主人面临的是沉重的情感负担和金钱账单。

刘彬认识一只黑色英短,它的左眼做过角膜手术,眼球有大面积的白色,像钙化一样。三年里,为了治疗它,英短的主人前后花了近10万。她不惜一切代价,只希望宠物能健康活下去。
还有一只英短蓝猫的病情,让刘彬猝不及防。刚寄养的两天,它不吃不喝,刘彬没太在意,换了新环境后,猫都需要一点时间适应。可到了第三天,这只蓝猫仍然没有食欲,体重迅速下降,这拉响了刘彬心里的警报。
他马上联系蓝猫的主人,建议送猫到医院检查。主人接走了猫,不到两天,就声音哽咽地给刘彬打电话:“我的猫去世了……”刘彬猜测,让蓝猫猝死的病是猫瘟,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安慰这个男生。
宠物的寿命比人短,主人与宠物的关系注定是场存在倒计时的陪伴。有时候,分离还会提前降临。
和宠物的永别,像发生在心灵的地震。主人送蓝猫火化后,为它办了葬礼,从此再也没养过猫。
相比宠物的死亡,走失这种分离方式,更让主人难以释怀。刘彬在上班途中,经常看见“寻宠启事”,有人甚至愿意支付几万人民币,答谢找回宠物的人。他没想到,自己也会有发“寻猫启事”的一天。
那晚,由于店员的失误,一只来洗澡的英短跑出店外,没了踪影。英短的主人是位单身的80后女生,猫是她在北京唯一的家人。刘彬非常惭愧,往周边各个小区贴传单,在社交平台上发布寻猫信息,尽己所能帮她找猫。
白天,女生守在店里等消息。她一个人坐在角落,饭也不怎么吃,默默掉眼泪。到了晚上,进入猫的活跃期,刘彬就陪着她,一个小区接着一个小区找,边找边喊猫的名字。有天凌晨四点,刘彬接到电话宠物大全,对方说好像见过猫,他立刻穿上衣服出门,可惜还是没找到。
女生还花了8000元,求助“寻猫队”,在宠物店附近布置了十几个放有食物的电子笼,如果猫进到笼子里,它会发出信号。
图 | 刘彬发布的寻猫启事
七天七夜之后,没有结果,他们不得不放弃。女生没再多说什么,刘彬以为她会慢慢放下。直到一个月后,他发现自己错了,女生新买了只猫,和走失的那只一模一样。
“毛孩子们”帮人填满了繁忙都市生活的间隙,直到最后的别离到来。
猫来猫往,刘彬日复一日地守在店里。8月12日,北京天气预报发布暴雨橙色预警,合伙人让刘彬把宠物店关了,回家防灾。刘彬想了想,还是决定留下,“万一有人着急给宠物下单呢?”
很多人说,人陪猫几年,猫等人一生。为房子、车子、票子奔忙的城市年轻人们,在跟宠物相处的每一分每一秒,都不愿浪费在等待上。
刘彬也不敢耽搁,每当“您有新的美团外卖订单”这句提示音响起,他总是立刻打包商品,希望它们能通过骑手尽快送达。
因为每一个订单背后,都藏着主人与宠物的深深羁绊。
- END -
撰文 | 张舒婷编辑 | 左荏真实故事计划(公众号ID:zhenshigushi1)——每天讲述一个从生命里拿出来的故事




微信更改推送规则点击【在看】和【星标】在每一篇推送里,与新周刊及时相遇


推 荐 阅 读
点 击 图 片 即 可 阅 读 全 文白菜价海景房,花光最后一个钱包的养老骗局
比周末还要上补习班更惨的
是补习班跑路了

小安是毛坦厂中学高三的一名复读生,他的购物车里只会出现两样东西:一类是教辅,另一类是鞋子。

 

这里是亚洲最大的高考工厂,一刻不停地复制着答题机器。每天仅有的15分钟放风,小安会一溜烟跑进校门外一间铁皮屋里——镇上为数不多的淘宝代购店。他会查查包裹,或上网看看明星同款。

 

双12前两周,他一边吸溜着酸辣粉,一边搜了「杨幂同款」羽绒服。当然,他还没有能力将它们放进购物车里,只为了看看明星。

 

毛坦厂镇位于安徽大别山深处,这里离上海549公里,离北京1054公里,他们的父母相信,那里是他们将抵达的应许之地。孩子会考上好大学,当城里人,买任何喜欢的东西,他的购物车也会像生活一样丰盈起来。

 

在中国,几乎每一个人的网购账号里都有一辆「购物车」,里面无数商品链接如涓涓细流,汇集到这个国家繁忙的生产线上,它又像一个个秘密花园,轻掩着无数人最真实的镜像。

 

有句话颇为流传:了解一个人,要看他的购物车。因为朋友圈可以伪装,但购物车不会撒谎。购物车里装满了人们最真实的欲望。

 

拜一位商业奇才所赐,人类在1936年拥有了第一辆购物车。美国商人西尔万·戈德曼在折叠椅上加上两个线筐和轮子,便是雏形。

 

此后大半个世纪,虽世事沧桑,购物车基本保持最初的模样,最多大了一点。1994年,购物车被搬上电脑,变成网络购物的标志,成为后来手机上那个让无数女性疯狂,男人割肉的神奇按钮。

 

以2003年淘宝出现为界,中国人的购物车也走过了15年。网络世界上的商品从最初的五金配件、生活用品、早已消失的诺基亚手机,扩展到时尚最前沿的男女服饰、电器、生活家居甚至汽车和飞机,品类之多,无所不包。

 

这也是中国人率先实现全球化的地方,从潘帕斯草原上的牛肉到伊比利亚半岛的火腿,从阿拉斯加寒冷海域的帝王蟹,到卢旺达酷热山岭上的咖啡豆,全都出现在中国人的购物车里。

 

而组成这片繁茂森林的人,是全球商家和消费者,他们从以淘宝为代表的商业基础设施中吸取养分,自由生长,自由创造,他们通过购物车,不仅改变中国人的生活,也重构中国人的精神世界。

 

15分钟的明星同款

 

在毛坦厂,离毛中最近的一家淘宝代购店,几乎是学生唯一可以摸到鼠标的地方。一个出租屋里,沿墙排布的几台电脑,看上去和黑网吧无异,只是屏幕上贴着老板的警告:只能淘宝,不可上网。

 

虽然镇上有个卖教辅的书店,但小安还是愿意到这里上网,买各学科的《5年高考,3年模拟》,顺便「看看包裹到了没,有个念想」。

 

今年6月,小安高考失利,父亲没跟他商量一句,托人花钱,直接把他送进了毛坦厂中学复读。

 

像小安这样的毛中复读生,每年有上万人。除了看上这里的教学质量,「封闭」也令家长们放心。

 

 毛坦厂中学门口,给孩子送午饭的家长 

 

毛中全校禁止电脑和手机,「高考」在这里有不可挑战的权威,最近的网吧也在3小时的车程以外。校规也明确,去网吧的,发现一个,开除一个。

 

学生们想上网买点什么,只能到门口的代购店下单。每下一单,老板收学生们三五块代购费。

 

十七八岁的青春期,总要给荷尔蒙找个宣泄的出口。全校必需穿校服,鞋子是唯一展示个性的窗口。镇上要么只有国产鞋,要么就是假名牌,想买正品,只能上淘宝。

 

每天午饭和晚饭,学生们只有半个小时休息。刨去路上时间就只有15分钟。时间紧迫,许多学生只能在校门口站着吃饭。

 

还有不少学生会抓住这短短的15分钟,端着面汤,或者拿着煎饼走进代购店,打开淘宝,一边吃饭,一边敲击鼠标和键盘,搜索着乔丹球鞋、明星同款和提分秘籍,哪怕只是摸摸鼠标,敲敲键盘,也觉得很好。

 

 每餐时间只有15分钟,学生们只能边吃边「逛淘宝」,这是他们一天中最轻松的时刻 

 

小安也经常端碗酸辣粉,到店里吃午饭。抢到座位后,他在淘宝搜「羽绒服、同款」。屏幕中显示出一款「杨幂同款」的羽绒服,小安放下鼠标,拿起筷子,直勾勾地盯着屏幕上的杨幂,一边吃粉,一边嘴角带笑。

 

汤糊到了嘴上,洒在了桌子上,他也全然不知。老板说了一句,「差不多了」,小安迅速收敛起笑容,跑出小店,奔向学校。小安一天中最轻松的时刻就这样结束了。

 

上课铃一响,代购店老板锁上门,等晚饭时间再打开,其余时间回家休息。

 

这里几乎是毛坦厂孩子们三年高中,或者一年复读岁月中,唯一可以和山外世界接触的窗口了。如果他们足够努力或幸运,在来年的高考里金榜题名,他们将带着全家的希望,走出大别山,去往城市。

 

一面是生活,一面是生计

 

毛坦厂孩子和北京二环内年轻人的淘宝购物车仿佛来自两个世界。在城乡二元制的中国,一个西部农村的孩子会上网帮奶奶买低价食用油,上海国际学校的学生则会把苹果手机和iPad列入心愿单。得益于越来越聪明的搜索功能和算法推荐,他们都将更容易获得所需。

 

中国有2亿农民上网,大家电、农用品、女装,一直排在农村用户最爱的品类之列。而城里人的购物车就更加复杂多元了,2017年淘宝卖出了1800万件情趣内衣,74万个摆拍神器,仅双11一天,淘宝就卖出了42万件防脱发的纤维粉,买者中90后占4成。

 

但无论对什么地方的人来说,购物车都是硬币的两面,一面是生活,一面是生计。毛坦厂的孩子们梦寐以求的大城市,也未必都是坦途。高消费、高房价、雾霾甚至糟糕的交通,都让个体的生存和发展变得颇为艰辛。

 

在世界最大的人力资源咨询机构「美世咨询」发布的全球生活成本排名中,香港、北京、上海都位列前10,后面还有深圳和广州。高压之下,年轻人不得不积极寻求更多元的出路。

 

住在北京二环胡同里的90后姑娘大凝,对高中生活,有着跟毛坦厂的孩子们不同的理解,她的人生观第一次遭受冲击就发生在高中。

 

当时大凝从冬冷夏热的胡同平房,考进北京最好的高中。走出胡同她才发现,原来真的有人可以不用考试,只凭父亲有钱或者官大就上重点高中;原来世界不只柴米油盐,还有村上春树和米兰·昆德拉;原来有人连钥匙链都能是LV的;原来高级商场里卖得很贵的咖啡,味道是苦的……

 

虽然二环里寸土寸金,但对身居其中的人而言,能切身感受到的只有「土」。大凝的童年,只记得端向公厕的尿盆、潮湿驳落的墙皮,以及父亲对她们娘俩的骂声。

 

终其一生,父亲最大的理想就是成为一个胡同「老炮儿」,无奈性格懦弱,遇事就怂,只能在胡同里摆小摊为生。内心郁闷时,父亲就拿妻女撒气。大凝记得,父亲的口头禅是:「我得给你丫挣钱,臭傻逼。」

 

从16岁开始,大凝就想逃离那个男人互吹牛逼、女人鸡毛蒜皮的胡同。「二环内有房」对她来说不是优越,而是「耻辱」。从那时起,她甚至开始隐藏起自己的北京口音。

 

23岁,研一在读的大凝早早结了婚,想通过婚姻摆脱她的原生家庭。即使没钱没房没车,书法专业的大凝和丈夫合计着,在淘宝上开家小店,卖些笔墨纸砚补贴家用。

 

大城市生活的不易,同在一线城市深圳的玖妹也有同感。

 

玖妹早年在一家卖淘宝女装的公司工作。深圳是座快节奏的城市,睁眼便是工作。

 

深圳也是一座异乡人的城市,漂泊是常态。她搬了许多次家,从来没有邻居这个概念,「怕动不动就走了,大家就分开了。」

 

压力大的时候,她掏出手机,想找人聊聊,这才发现,毕业之后,自己已经很久不曾和过去的朋友们联系了。把通讯录从头翻到尾,却最终也没有拨出一个电话、发出一条短信。

 

 在淘宝出售「晚安」之外,玖妹还是一个4岁孩子的母亲,经营着一家咖啡馆 

 

孤独是个全球问题。在日本,16.7%的男性完全丧失公事之外的社交,各种「一人食」也越来越流行;在芬兰,人们最热衷的社交活动是安静地钓鱼;在英国,首相甚至任命了一名「孤独大臣」来缓解人民的孤独问题。

 

世界卫生组织发布的数据显示,全球抑郁症患者高达3.22亿人,2005年至2015年间,患者数量增加了18.4%。到2030年,抑郁症将成世界第一大负担疾病。

 

在经济成绩单上,中国在过去40年走完西方200年的路,也掀起了人类史上最大规模的城市化浪潮。费孝通笔下的乡土中国渐渐转身为城市中国,熟人社会被打碎,陌生人社会加剧,人心成为孤岛。

 

这时,人们才发现,原来除了生计,自己还面临着精神层面的困境。

 

发现自己也是一座「孤岛」后,玖妹萌生了和陌生人建立联结的念头。此时她已经迁居广州长洲岛,这里毗邻码头,15分钟一班船,通往对岸的黄埔。这条航线是玖妹和「外面」为数不多的连接。

 

她想到一个温暖他人的方法——卖「晚安」。熟悉电商的她选择了淘宝,「我觉得这一直是个神奇的地方。」玖妹说,「那时上面已经有很多古灵精怪的东西出现了。」

 

她的店铺装修简单朴素,只有3件商品,售价1元、7元、30元,分别对应1天、1周、1个月的晚安短信服务。

 

没想到,店铺开张没几天,就有人下了第一单,没有备注,也没有私信商家,那个人只要一个晚安。

 

生活在北京胡同里的大凝无缘这份温暖的「商品」,她的人生突遭变故。

 

她的淘宝店开了没多久,父亲就被确诊为精神分裂,此时全家才知道,过去20多年里,父亲的臭脾气从何而来。

 

母亲接受不了这个事实,将自己的不幸归结于一辈子没有稳定的工作,以死相逼要求大凝考少年宫的教师。丈夫的懒散和缺乏责任心也让小家阴霾不断,两口子决心好好经营的淘宝店,生意却始终清淡得很。

 

一天,家里的矛盾终于爆发。大凝和母亲在厨房做饭时,父亲没看住外孙女,导致孩子碰倒了暖瓶,腿被烫伤。为此事父亲和丈夫大打出手,小两口的婚姻因此破裂。

 

离婚后,孩子归了大凝,前夫只答应每个月给1000元的抚养费。那个半死不活的淘宝店,却被作为夫妻共有财产,大凝给了前夫三万块钱才要了过来。

 

在荒岛卖晚安的人

 

与前夫离婚之后,大凝的生活跌入谷底,她给自己做了个盘点:除了一个生病的爹,哀怨的妈,嗷嗷待哺的娃和一屁股外债之外,自己一无所有了。

 

那段日子,她每天都要哭两个小时,想着自杀。几次心理咨询后,大凝突然想明白: 「我爸爸是生了病,不怪他。我妈妈痛苦不是因为我,我也没做错什么。就算之前走错路了,也不是我的错,是我病了。」

 

想通了这点后,大凝捡起了她的淘宝店。光靠买卖笔墨纸砚赚的差价撑不起这个家,大凝决定做出改变。

 

她发挥自己的特长,把自己写字的过程录下来,在淘宝上卖书法课程。渐渐的,买的人越来越多,大凝甚至有了好几千个学生,她每天在微信群里,为他们答疑解惑。

 

大凝发现,过去店铺的差评多是源于运营不善,如今静下心来经营,其实并不困难。

 

书法课的热卖也带动了笔墨纸砚的销售,这笔收入帮助大凝一步步将家庭带出泥塘。

 

她把父亲送进了北京一家社区康复医院,还另租了个房子,将母亲和孩子接出了那条她深厌的胡同。

 

平时母亲在家看孩子,她要么在外面给人兼职讲书法课,要么就录制线上书法课程,在淘宝销售。一年多时间里,她还清了欠款,日子也越来越好。偶尔周转不开,大凝还能从淘宝后台贷点钱周转,「跟马云借点钱」,她笑着说。

 

生活有了着落,大凝重新建立了自信。

 

母亲也不再逼着大凝考少年宫的老师,甚至对她说,「也赚不到多少钱,估计都租不起房子。」这句话让大凝轻松不少。至于说二环内那间装满过去的老房子,大凝说,「空着就空着吧」。

 

在大凝的淘宝店越做越好的2018年,淘宝年度活跃用户也达到了5.76亿,商家数百万。人们的淘宝购物车里,不再只有生活和物质,而出现具备许多精神属性的商品。玖妹的「晚安生意」仍在继续,她称自己为「在荒岛卖晚安的人」。

 

一个在东莞的打工者,向玖妹倾诉倒霉的一天:「10点下班,等了半小时公交没有来……骑车回宿舍,发现钥匙落车间里……手机没电了……回去拿钥匙,路上下起了雨……」

 

回到宿舍后,这个倒霉的漂泊者给手机充上电。屏幕点亮的瞬间,他收到了自己买的晚安短信。

 

「不管怎样,还是温暖的。」他在抱怨之后说。

 

白天属于忙碌和疲惫,夜晚到来,孤独的人方渐渐显露,如退潮后沙滩上的贝壳。

 

「我是一名消防兵,外出驻防三天,身心俱疲。感谢你在新年的第一天,成了唯一和我说晚安的人。」

 

「还在加班,不知道多久能睡。昨天晚上一个人在回家路上,我心脏病又犯了,路上的时候我觉得,很孤独。但你的晚安,让我觉得:这一天依旧很美好。」

 

「我也是有人『关心』的人了。谢谢你的『晚安』,让我拥有一瞬间的温暖。」

 

……

 

 玖妹为陌生人发送晚安短信。六年来,玖妹在淘宝售出了5000多声「晚安」

 

宠物入殓师

 

购物车里的精神需求日渐多元化,有人希望夜里能收到一条温馨的晚安短信,有人则希望给自己的宠物一个体面的葬礼。

 

来自湖南的李超,大学毕业后留在北京,从一无所有开始奋斗,终于事业有成,在北京安家置业。北漂多年中最艰难的时期,他养的哈士奇JOJO陪他度过了很多个寂寞的夜晚。

 

2015年,正当李超的事业和生活都一帆风顺的时候,JOJO病了。彼时李超正为一个重要的项目忙得无法抽身,没有及时带JOJO去治疗。一天他在公司,通过家里的网络摄像头看到JOJO癫痫发作,立刻飞奔回家。

 

回到家里,JOJO已经撞墙而死,面对爱犬的遗体,李超不知如何是好。 「想到我迎接他回家的第一天,让他走好,是我能为他做的最后一点小事。」

 

他从一家宠物医院打听到了「全北京最好的」宠物火化服务,一到那儿,李超就后悔了,那地方隐藏在一片小树林里,门口是一个垃圾回收站,十月份的傍晚,显得格外破败。送别室地面和一次性床单下面的血渍让他觉得很不体面。

 

佛像摆在眼前,老板却在外面和其他人谈笑风生。他觉得他们在消费他的不幸。骨灰出来的时候,老板对他说,由于体重超标,你需要补800块钱。

 

回家后他倍感遗憾,决定离开奋斗已久的行业,成为一名宠物入殓师。

 

他在淘宝上开了一家名为「宠慕中国」的店铺,提供宠物火化、宠物殡葬以及宠物标本制作等服务,并把实体店设在了京郊。

 

失去宠物的主人们在淘宝上拍下服务,然后从重庆、葫芦岛、乌鲁木齐和上海赶来,他们把这当作和宠物最后的旅行。

&n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