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网-我们都爱看的综合新闻门户网站!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宠物医疗 > 正文

宠物医疗

【现代】没有太多烦恼「14」他们说:“你杀死了一只猫” 宠物狗

admin2021-10-12宠物医疗1
「1」、「2」、「3」、「4」、「5」「6」、「7」、「8」、「9」、「10」蓝色字点一哈,关注小野不迷路~「11」、「12」、「13」文末有福利:1

「1」、「2」、「3」、「4」、「5」

「6」、「7」、「8」、「9」、「10」

蓝色字点一哈,关注小野不迷路~

「11」、「12」、「13」

文末有福利:

1:逗猫棒免费得

2:100元购猫基金

10.15号的时候,有个一路从蛋糕店到花店就认识的女孩子,她有了人生中的第一只小猫,一只两个月大的美短,取了名,但这里就暂且唤做小灰吧。

——目录

14

第十四章

10.15号下午三点左右,我见到了猫猫

我第一次看到小灰的时候,它好活泼,长的虎头虎脑的,很是可爱,鼻子上还挂着鼻涕。鼻涕?“它感冒了吗?”我问,主人说是的,是说在买小灰的宠物店里被同窝的一只传染了,今天才开始感冒的,主人在这之前去那家宠物店看了很多次小灰,她真的很喜欢小灰。“猫瘟呢?有测过吗?”“有的,一道杠。”

我给小灰做了体外驱虫,小灰打了几个喷嚏,我有点担心。“不然做完驱虫你们就带小灰去医院看看吧,检查一下,如果只是简单感冒很好治的,拖久了反倒不好。”主人说,好。然后我继续给小灰做了内驱,期间它又打了几个喷嚏,由于喂药的原因嘴巴还涎着口水,有点滑稽,我笑不出来,只再次说到“去看看吧,总打喷嚏就有一点严重了,看看是感冒还是别的鼻支什么的。”主人问我有没有推荐的医院,我说了我常去的一家。我发誓,开业一个多月,我跟任何医院都没有利益关系。

10.15号16:35分,宠主买单离店

买单的时候我送了一点冻干、唠唠叨叨地嘱咐,无非是“换粮要过渡啊、厦门也入秋了注意保暖啊、疫苗不全不要带出去玩啊之类的,两个月大的小猫经不起折腾的。”我想要是一切顺利的话它会健健康康地长大,有很幸福的猫生。直到我看到手机的信息,主人说,猫猫有点药物中毒,不顺利了。

楼三月偶尔也会想,人们总是觉得猫咪冷漠,是不是因为许多人类会在乎的事在猫咪看来毫无意义,于是当人们做了许多事感动了自己,却发现在猫咪眼中还没一只飞来飞去的苍蝇有吸引力时,就觉得猫咪没有感情。

二当家:「你们从来不会认为是你们自己吃太饱。」

拍摄于10.15号17:25分

我是真的很意外,脑袋里第一想法是难道是因为猫咪感冒我做驱虫影响到了,但我选择了闭嘴,这样听起来太像推脱责任了。我很紧张,但是保持了冷静,我回拨了语音,表示如果是驱虫问题我将全部负责。询问了她们现在所在的医院,并不是我推荐的那一家,我只想着千万不要出事,并没有太在意医院,毕竟两个月大的小猫太脆弱了。

楼三月牵着二当家,耐心地反驳道:“这不叫吃太饱,这叫仪式感,是承载感情的一种方式,明白吗?让感情和生活都变得更有意义。”

二当家:「那火化我们的意义在哪?别说是为了我们,我们没这么多讲究。」

10.15号20:06我到达医院

7:51分知道医院地址,7:56分我跟哥哥上了车。我问滴滴师傅:“可不可以飙车。”哥哥握着我的手说:“不要怕,很快就到了。”最后司机没有飙车,但哥哥也确实没有骗我,十分钟就到了。我们到的时候,小灰已经打完一针解毒针了,主人眼睛红红的显然哭过,身边陪同着她的朋友,我感到自己的心揪了一下,我很抱歉。

楼三月沉默了一下,决定换个说法,她:“宠物死去时的状态就是主人心中伤口的状态,如果宠物能整洁又完整的离开,主人心底的伤口也会被清理干净,开始慢慢结痂,但如果宠物离开得太过惨淡凄凉,主人心里的伤口就会化脓发炎,反反复复,难以愈合。”

10.15号19:56分坐上了去医院的车

医生问我为什么要给它内外同驱?

我说我确认过他满两个月了,理论上可以。

二当家压低身子贴着墙边快步走着,喵出来的话却有够凉薄:「所以烧掉我们再埋葬我们,到头来还是为了你们自己咯。」

楼三月被说服了,她好脾气地笑叹道:“…这么说也对,与其说是和你们告别,不如说是和我们自己的感情告别,就像我们写完一句话需要在末尾加上一个句号一样,和宠物告别也需要一个句号。”

二当家:「那宋七言为什么要和那么多陌生的猫猫狗狗画句号?」

医生问我外驱用的多大剂量的?

我说确认是4KG以内的那款爱沃克。

医生问我不知道爱沃克是内外同驱的吗?

楼三月想了想,猜测道:“……大概是她最重要的那个句号没能画完整,所以想弥补吧。”

二当家:「不懂。」

我说知道,但所有内外同驱的都没办法完全覆盖内驱。

医生问我。那为什么要给它喂一颗内驱药呢?

楼三月笑了出来:“就当我们吃太饱了吧。”

二当家终于高兴了起来,他觉得自己赢得了一场胜利,他喵道:「我就知道是这样。」

我说,我没有,因为喂药会有浪费,我分两半喂的,每半都有浪费,只是会按一整颗收钱。

其实不是医生问我,是医生质问我。

楼三月无奈地跟在猫咪身后:“所以你有发现什么猫猫狗狗的尸体吗?”

左内驱,右外驱

主人的朋友补充说,可最后那一半几乎都吃完了。我不在再解释了,甚至没有说出我的猜测是不是感冒加上药物的问题,有什么意义呢?小灰确实发烧了,医生也说了是药物过量,我有责任,或许我不该只按照理论,应该更稳妥一些的,是我的错。我说,我会负责的。对,我真的相信小灰是因为我的原因导致药物中毒了。

驱虫用药的收银纪录

在等待小灰降温的时间里主人跟我说,她们先去了我说的那家医院,想去看是不是感冒,但是医生发现小灰发烧了,她说跟医生讲了有做驱虫,内驱外驱,第一位医生并没有对驱虫有任何的反应,只说了做检查要收600块。我有点尴尬,我推荐的医院竟如此不专业和坑人吗?

二当家站定在巷口:「没有,而且我不能再往前走了,前面的路被别的猫标记了,但我今天懒得争了,我想睡觉了。」

我并不知道该做什么表情好,该做什么回应,只能接着问后续。主人说,她们没有同意做检查,而是抱着小灰回到了买小灰的宠物店,店主说刚买的小猫有应激不能做驱虫,发烧是因为药物过量,推荐她们来了现在的这家医院,也就是小灰后面一直接受治疗的医院。我知道,小灰没有应激反应,我依然选择了沉默,我觉得我有罪。

楼三月认命地弯下腰将二当家抱了起来,她知道二当家虽然每天都想要出来走走,但其实他还是喜欢呆在家里,出来遛弯更像是一种渴望,而不是需求:“好吧,回家吧。”

二当家:「我找到死狗死猫会有工资吗?」

楼三月趁机道:“工资就是生活的意义之一。”

二当家:「喔,那我一定是饿了才会突然想这件事。」

楼三月:“……”

……

医生继续给小灰打着解毒针、退烧针,小可怜小灰的体温逐渐下降到安全温度,慢慢活泼起来,也愿意吃东西了。医生说可以抱回家了,但是需要注意多喂水观察。我们点头应是,我想着小灰就快要好了。

10.15号21:13分我付了小灰的医药费

小灰的治疗费用一共200块钱,我付了解毒跟退烧的120块钱,医生讽刺我居然还要计较剩下80块钱感冒的钱,如果是他,一定会赔礼道歉付所有医药费还会买营养品。我说,感冒不是我造成的,我不能付钱,如果由于药物过量还需要其他的治疗我都会负责的。医生不置可否,他说,你们能协商好就行,与他无关。好像我还是闭嘴比较好。

10.15号21:17分四人回程

后来宠物狗,我打了车载她们回去。我道歉,其实已经道过很多次歉了,想到医生的话,我觉得自己确实不妥,我让店里的员工送下来一只营养膏,不是智商税的那种。再次道歉并表示后续有问题我也一定负责到底。

在将合同给楼十一又看了一遍后,楼三月才签上自己的名字将合同寄了回去。

她顺便又将宋七言的事告诉了楼十一。

里,楼十一沉默了一会儿,仿佛在回想宋七言的模样,许久,才缓缓道:“嗯,是好事,你喜欢就好,不过,小心宋七言那个人。”

楼十一看人一向很准,从未错过,楼三月应了下来,但还是忍不住好奇地问道:“为什么啊?我觉得她对小动物还挺好的。”

我在车里拍的照片

10.16日下午3点,小灰医院复查,再次发烧了,最高40.5摄氏度。

楼十一想着宋七言那双眼睛,大拇指点了点指间的烟头,烟灰落下,她嘲讽着说道:“那或许是因为,她不喜欢和人打交道吧。”她点到为止,没有细说,她总觉得宋七言那个人不太好接近,心思深沉,情绪藏得太深,浮出水面的神情都太过虚假,让人看不穿真心,是个和三月截然相反的人,想了想,她又补充道,“不是说她不好,只是你别把她表现出来的模样当真。”

听到楼十一的话后,楼三月脑海里几乎瞬间浮现出一幅画面,画面里,宋七言站在一只死去的白猫身边,穿着无菌服戴着白口罩,像一束冰冷的光投射在屋里,主人的哭声中,她的手又平又稳,眼神专注,也只有这一份专注让她显得还有一丝温度。

10.16号下午4:30,小灰需要住院,我预付了1000块费用。

楼三月:“嗯,我明白。”

接下来几天,楼三月总是时不时就想起这件事。

生活中大部分人都有面具,即使是在父母面前的自己也可能不是最真实的自己,但很少有人如宋七言这般复杂。

说她冷漠她又会为了仄仄平一句话换上西装,为了仄仄平去找野猫谈判;可说她善良……那双冰冷专注不带丝毫情感的眼睛却又第一时间闪过她的脑海。

热情吗?她机缘巧合下见过宋七言独处时的模样。

这一天我没有办法再去医院陪小灰看病了,我有强烈的预感,我的橘猫在这天要生宝宝了。它在这一天变地异常粘人,而且已经过了预产期好几天了。

浪漫吗?火化死在城市角落无人在意的猫狗,这件事在楼三月看来,是极为笨拙的浪漫。

看起来很辛苦的百万

这一整天我都躺在床上,我开始了因为紧张而产生的肠胃不适,有多久没有这样了,原来我已经紧张成这个样子了吗,为什么,为什么小灰会严重到住院了呢。它会死吗?我把手机塞到枕头下,什么都不想看,手机的提示音每响一次我就紧张一次,我害怕传来不好的消息,如果小灰死了,我不敢想,我期盼着初一好起来,期盼着百万顺利生产。

10.16日22:30分,主人说小灰好些了,体温也降了。

10.17日0:27分,百万开始生产,我守了一个晚上万幸母子平安。想着之前小灰情况也有好转,我想都会好起来了吧。

——汪汪!

「黑心商人,你又在想什么呢?」

10.17日21:22分,小灰情况开始不好,医生加班治疗。

“在想宋七言究竟是不是个好东西。”正对着天花板发呆的楼三月条件反射地答道。

10.18日8:58分,小灰去世。

然而刚说完她就察觉到了不对劲!

等等,刚才那是狗在说话?

她没敢直起身,而是缓缓转动老板椅,转向右侧,和蹲在猫爬架上的二当家来了个对视,后喵正怜悯地望着自己。

我一直都是晚睡晚起

怎么会这样呢?我打字的手都在抖,是因为发烧引起的并发症吗?我只能想到这个合理的解释了。

二当家:「我没说话。」

楼三月:“……”

她清了清嗓子,装出一副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慢悠悠地坐直身子,“讶异”地看向了站在店内的宋七言,仿佛才发现对方的到来,她异常热情地说道:“啊哈,宋老板!稀客啊。”

10.18号12:56分,我开始怀疑小灰的死因自此到小灰火化都由我负责

主人有事回了老家,主人的朋友去看过小灰便也回去了。我打了给哥哥,他放下了手上的事,回到家就看到坐在地上的我。我在联系殡仪,我想体面地送走它,由于自责由于内疚。我支付了火化的费用,并选择把小灰的骨灰做成亮晶晶的晶石,制作晶石是一笔不小的费用,我跟方一野说,花钱能让我心安一点。

今天的宋七言身穿一件灰白条纹的真丝衬衫和一条烟灰色七分裤,还罕见地穿了高跟鞋,这让本就个子高挑的她看上去更有压迫感了,特别是当她走到桌前,俯视坐在椅子上的楼三月时。

我说,我很抱歉,我愿意赔付当初买小灰的钱,愿意退回她为小灰买的东西,愿意送她一只猫,我会查清楚小灰为什么去世,我会处理好所有后事。我冷静地处理着一切,尽可能的弥补,可是我的的心里快崩溃了,一条生命啊,我拿什么赔。

我换上了黑色的裙子、黑色的外套、想了想还是涂了口红穿了黑色的高跟鞋,我想让自己庄重一点,也有勇气一点。方一野说打车过去吧,我说,还是骑电动车吧,吹点风利于人清醒。我坐在电动车后座上,思绪放空,头顶的高架桥挡住了阳光忽闪忽闪地阴影打在我脸上,厦门,真的入秋了啊。

这一次医生没有在讽刺我,他对我笑了一下想讲什么又忙于其他患者,只跟我指了小灰的位置说一会儿跟我讲。我走到医院的最后端,推开门,在靠近门口桌角的位置看到了一个塑料袋,放在地上的。

我知道里面是小灰,眼泪一下子就忍不住,当它是个鲜活的小生命时,它会被人珍视的捧在手心,抱在怀里,死了就什么都不是了。我打开了两层的塑料袋,小灰就那样蜷缩着,小小的一团,原本温热的身体变的僵硬而冰冷,眼睛是半睁着的。医生很快就过来了,拿着两张化验单。

仄仄平也不嫌事大的跟了过来:「你完了,嘿嘿,你完了,楼三月。」

楼三月笑得更热情了,甚至有些谄媚:“哈哈,宋老板今天穿这么好看要去哪呀?”

宋七言笑眯眯地微微弯下腰,黑色的中长发因这个动作从耳后滑落至两侧脸颊,她伸手将右侧的发丝勾到耳后,这让她看上去愈发强势了:“楼老板刚才说什么来着?”

楼三月心跳都慢了半拍,她干笑几声,决定装傻:“啊?什么?宋老板是指什么?”

xian

宋七言望着楼三月那双无辜又紧张的桃花眼,决定还是不逗她了,她缓缓地直起身:“我把合同带来了。”

楼三月一怔:“什么合同?”最近合同怎么这么多?

化验单可以说明什么?医生很快给了我解答,不是中毒。我那个时候拿着这轻飘飘的两张纸,脑袋里像有什么东西轰的一声,我好像明白了。我坚持给小灰做检查。当看到试纸明晃晃的两道杠的时候我知道了,什么都明白了,是“猫瘟”。可连续几天的自我怀疑让我连这种事情都不敢确认,我问医生,两道杠代表什么,“猫瘟啊。”得到了肯定的回复“只有猫瘟才会这么快死。”医生补充道,“猫瘟有潜伏期,试纸测不出来不代表一定没有,但是测出来了就代表一定有,不会错的。”

猫瘟试纸诊断结果

我打给小灰的主人,我说,不是的,小灰不是药物过量导致的中毒,它是猫瘟。我握着手里的两张化验单,几乎要哭出来。

为什么会是猫瘟呢?猫瘟是会传染的啊,我的百万才刚生啊。我不让哥哥接触我了,我问医生要了消毒水叮嘱哥哥回家消毒。我就单单坐在医院前台中间的空地上心里期盼不要出事,不要出事。有只很亲近人的德牧,我也不敢去摸摸它。医生问我为什么不做椅子上,我说不要了,我就这样等别的检查结果吧。医生说:“其实我对你有改观,我没想过你会给它做晶石的,因为晶石很贵。”我不知道怎么回答。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